Friday, 23 November 2012

玩到我

WALAO EH



早知道以前就不要这么顽皮了,经常躲避朋友的水罐,铅笔盒,写假情信等,现在报应来了 T__T 。够力到。我第一次被人整得笑不出。

所谓:一山还有一山高。这个山的确比我高还多好多。哎呀。

接到电话。先是一把甜美的女声,她自称是银河的工作人员。我觉得这很合情合理呀,银河的工作人员都是亲切有礼。我没有疑心。她说什么银河的第二批货有缺货,问我要来现场拿?抑或可接受代替品?

我开始觉得奇怪,为什么我的户口却打来这里的电话?我从来都没给这个家的电话呀。她越说越乱,我也越听越多雾水。她说,他会请总经理来跟我说话。我更觉得离谱了。这么小的事儿为什么还得劳烦总经理出面呢?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。还是总经理太闲没事做?

总经理怎会是男的?'O' 酱酱pelik的?他越说越惨,我可以说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我心想:惨料!如果姐姐们有在我一定会丢电话给她们处理的!我开始感到很无助了,怎么这个总经理好像很不耐烦,要骂我的 T——T 乍听,这个声音很熟悉俄。不过,那个念头也只不过快速地飘过我脑海里,一下子就把它抛开了。

其实,我根本就get不到总经理到底要讲什么。他一直逼我做决定,可是姐姐不在我怎能轻易答应人家呢?我说不出话了,吊半天 :O 那个总经理把电话给工作人员,我还以为总经理等不了,没有耐性了。

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可是又没有人可以帮我了。怎么今天的银河工作人员全都怪怪的?平时说不到一分钟就很潇洒地解决了,今天似乎解不完呢。我也不懂今天搞什么的。

过后,那个总经理又把电话接过来,问我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 听他这么一问,我还以为他要像连续剧每次演的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竟敢惹我,你不想活了?!” 我有点儿怕怕并小心翼翼地回答说:“经理” 

岂料,他竟说:“我们这边是‘玩到你’!” 我马上吓倒,因为之前有听哥哥姐姐们说‘玩到你’是One FM非常流行的节目,几乎全KL人都知道这玩意儿。我马上愣着了,把听筒扔给妈妈。那,岂不是全马人都听到了?... ... 没脸见人了... ... 

莫名的,我感到犹如晴天霹雳。我承认刚开始有点生气,可是更多的是错愕。在妈妈的一问下,真相终于大白了。幸好,只是二姐跟男朋友一起作弄我咯。可是,我可能被吓坏了吧,哭得很惨 >_<不单单只是掉眼泪的哭,而是有一种像小孩子,会抽泣的哭。哎哟哟哟。

哈哈,第一次玩到我了。



后记:要请我看电影可以用另一种方法嘛 幸好我没心脏病嘻嘻 :D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